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黄礼杰:战斗,只为和平!

情跨万里:40小时=40秒

2010年5月6日下午,皮肤黝黑、一身戎装的他走出合肥机场,终于回到了日夜思念的家乡。当阔别600多个日夜的妻子扑入在怀,纵是铮铮铁骨的汉子,此时也流出了柔情的泪花。

他,毕业后毅然投身军营,2007年12月被选为我国驻海外维和警察,并两次赴海地执行维和行动;在同事们眼中,他是个吃苦上进的好战友。

他,在海地突发强震时强忍失去队友的悲痛,恪守职责、马不停蹄地投入灾后救援中。在海地人民眼里,他是铁血战士,更是救命恩人。

他,妻子身怀六甲之时,毅然选择前往海地履行国家所赋予的责任,却错过了自己女儿的呱呱坠地和牙牙学语。在女儿的眼中,他却是个“坏爸爸”。

这位传奇人物正是安徽赴海地维和警官、安徽师范大学2003届毕业生黄礼杰,一位在峥嵘岁月里毅然投笔从戎、忠心报国的出色维和警察。凭借着出色的个人表现,黄礼杰荣立二等功一次,并先后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中国维和警察荣誉勋章”;所在维和部队被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授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称号。

“好男儿,当从军报国!”2003年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后,黄礼杰毅然选择了投笔从戎,成为一名铜陵边防警察。2007年初,公安部边防局开始选拔第六支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人员,其中翻译二十名。凭借一身实打实的军事“硬功夫”、一口流利的外语、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黄礼杰脱颖而出,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层层选拔和维和培训中心高强度的 “魔鬼训练”,成为了一名海地维和防爆队成员,担任队中翻译兼战斗人员。

被誉为“加勒比海边带泪的黑珍珠”的海地常年贫穷而动荡,是飓风、滥采滥伐、贫穷、毒品、暴力、巫术及奴隶制度的代名词。尽管在出发前,队友们就已通过视频、资料预先了解海地情况,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和军事素养培养,为可能发生的受伤、甚至牺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第一次出勤,当冰冷的枪弹挟着残酷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黄礼杰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那是夜里十一点。当时,我们的车与海地警察正在公路上巡逻,发现有一辆超速行驶的车辆十分可疑,我们就过去堵截。刚下车就听到一阵枪响,一颗子弹擦着我的脸飞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郊区的宁静。子弹重重地撞在钢筋铁骨的装甲车上,在车面上留下深深弹痕。黄礼杰没有害怕,凭借过硬的战斗技能,他立即掩护着战友从装甲车侧面撤回车内。“第一次感到敌人的子弹擦身而过”,黄礼杰对记者表示,“这给我上了一课:危险原来如此之近!”

“海地八月,我和战友们经历过的偷袭、围攻何止百次。最危险、最难忘的一次任务是在莱卡。”黄礼杰回忆道。2008年4月6日,在海地南部城市莱卡所发生了大规模的暴动,中国防暴队被派往莱科市,执行长达一周的处突平暴任务。一路上设满路障,人群不断向他们投掷石块,远处不时传来的枪响。当他们来到位于老城区的中心位置时,暴乱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一万多暴民围攻40多名防暴队员。情况紧迫,黄礼杰和其他人员只好不断鸣枪示警并向人群发射催泪弹。在这段二十分钟的路程中,队员们遭遇了数十次围攻,耗费了100多枚催泪弹,足足用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冲了出来。这次惊心动魄的冲突使得黄礼杰再次体味到了动荡与贫困带来的可怕。

2008年8月,第六支防暴队队员完成任务,凯旋回国。2009年6月份,黄礼杰再次背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奔赴海地二次维和。踏上征程的黄礼杰没有想到,就在5个月后,这个美丽却多灾多难的岛国却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当地时间1月12日下午,海地发生里氏7.3级大规模强震。地震发生时黄礼杰正在宿舍,当时只听到外面“轰”的一声,紧接着大地开始震颤。30秒后,第一次强地震结束,黄礼杰趁隙跑出营房。他发现,营区已一片狼藉。8名队友被埋,生死不明。

黄礼杰第一时间加入了救援队伍。在救援行动的90多个小时内,黄礼杰主要负责联络、协调、现场救援。队员们渴了就喝自带的直饮水,饿了就吃压缩干粮,困了就躺在地上打个盹,一时一刻也没有离开现场。尽管天气闷热、余震不断,但大家都没有丝毫懈怠。

悲伤降临在队员们心上。曾日夜相处、共历磨难的8名被埋战友们在被发现后已停止了心跳,他们的生命将永远停驻在蔚蓝的加勒比海畔,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和平。队员们强忍悲痛,继续挖掘救援。在8名同志遗体运送至防暴队营地后,他们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当地的灾后救援与秩序维护中……在铜陵边防站工作时,黄礼杰与 “并肩作战”的同事黄婷婷幸福结缘,于2006年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小夫妻俩相互扶持、相濡以沫,在驻海地防暴队选拔队员时,尽管不舍,同为军人的黄婷婷还是支持丈夫去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

当接到首赴海地参与维和的通知时,黄婷婷已有了6个月的身孕,待产期即将来临。黄礼杰的内心十分挣扎。此时,黄婷婷又一次毅然选择了支持丈夫。她独自挺过妊娠时的艰辛和生产时的痛楚,当黄礼杰完成任务回国时,女儿静心已经半岁了。

再赴海地期间,当突如其来的海地强震消息传回万里之外的国内时,焦虑和担忧让黄婷婷夜不成寐,心神不宁。由于地震破坏了防暴队营地的通讯设施,通讯网络不稳定,黄婷婷一直无法拨通丈夫的电话。她时刻守着手机和网络,等待着海地那头传来的消息。

当晚,在将两岁的女儿哄睡着后,黄婷婷依然紧握手机,焦急地等待着。23时39分,手机终于响起,来电号码是一串乱码。她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持续数秒的嘈杂声让她的心情从未有过的激动。

“喂,你能听到吗?”隔过万里的陆地和海洋,手机里终于传来了丈夫的声音。“我能听到!”黄婷婷激动地回答,她几乎说不出话了。这是黄礼杰通过国外救援队带来的海事卫星电话打来的,由于身边还有很多焦急等待的战友,他只简短的报了平安。为了这珍贵的40秒通话,黄婷婷已经苦苦等候了40多小时。

黄礼杰曾歉疚地自责:“欠的最多的就是妻子和女儿”。女儿两岁前的记忆中没有爸爸的拥抱,只有电话那头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和一张张身着军装的照片。每当女儿问起 “爸爸在哪?”黄婷婷都哄孩子:“爸爸在上班呢,很快就回来。”可是,这个承诺却总也不能实现。

“感受贫瘠与动荡,感受艰苦与危机,感受使命与光荣。”这是一位遇难维和警官生前写下的日记。载誉归来后,黄礼杰仍然牵挂着贫瘠而动荡的海地,怀念将生命永远地留在那片土地的八位战友。黄礼杰感叹,维和历程中不仅仅有鲜花和掌声,还有阴霾和荆棘,寂寞和艰辛,以及牺牲和死亡。生命或如鸿毛之轻,却因着光荣的使命与责任,足以承载世界上最重的两个字:和平。

“想要和平,就要准备战争。”在这场只为和平而进行的战争里,黄礼杰和他的战友们在危机四伏的异国他乡经历了生死考验,浴血而淬火,终得凯旋。(校记者团 吴双 秦玉洋)

时间:2012-03-16 添加者:徐成进 审核者: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