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我的导师陶富源教授

● 王 景

转眼间,我和妻子从安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马哲专业硕士研究生班毕业一年有余。回想起三年的读研生活,值得回味的东西太多。如画般的校园,厚重的文化底蕴,浓厚的学习氛围,融洽的师生关系,同学之间的倾心交流……这一切都已成为我内心深处的美好记忆。

在我珍藏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陶富源教授。他那极富感染力的声音,总在耳畔响起;他忙碌的身影,特别是他那丝丝白发、斑斑皱纹,常在脑海中浮现;他的亦师亦父的教诲,已驻入我的心田。

记得第一次上课时,先生自我介绍:“我叫陶富源”,说着随手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轻轻擦去。我本以为先生会借此机会在我们这些新生面前“自我表扬”一番。谁知非我所料。先生惜言如金,不肯多说一句。

其实,从师兄师姐那里,对先生的情况已有所闻。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是安师大资深教授。大学毕业后,先生被分配到芜湖师专任教,1984年,曾担任校长。然而先生在打开工作局面后,却主动辞去职务,继续当一名老师。一次交谈中,我探问此事,觉得不好理解。先生淡淡地说,我喜欢当老师,喜欢教哲学,喜欢做学问。据了解,截至目前,先生共发表各种学术论文160多篇,其中有8篇发表在《哲学研究》上;出版著作14部(独撰7部),其代表性著作有《形上智慧论——哲学的当代沉思》《实践主导论——哲学的前沿探索》《终极关怀论——人的哲学之悟》等;代表性论文有《青年马克思与哲学》《地理环境与人类社会》《哲学·人学与人》等。几十年来,从先生课堂上走出的学生成千上万,分别活跃在政法、教育和行政等战线上。如今,在教学岗位上已经奉献了四十余载的先生,仍然耕耘在教学第一线。

先生点题开讲后,一下子就吸引了我们。设问的步步深入,推理的层层展开,伴随语调、手势的变换以及讲台前的左右移步,无不使我们零距离地见识到真正的学者风度、名师风采。

从此,和先生的交往多了起来。我们不仅为先生渊博的学识所倾倒,为先生淡薄名利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更为先生对学生的思想、学习和生活的关心所彰显的大爱所敬佩。

作为一位著名教授,后来先生每次讲课都像第一次给我们上课一样,准备充分,讲得精彩。在完成规定的教学内容后,先生总是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把理论界的最新研究成果介绍给我们,并说出自己创造性的学术见解与我们共享,更喜欢把当下的前沿性学术争论观点提出来和我们一起探讨。师生切磋的内容非常广泛,既有哲学本质的基本定位,也有对哲学基本问题的认识沿革;既有对黑格尔绝对理性主义的历史评判,也有对费尔巴哈人本学唯物主义的价值分析;既有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曲折性发展的理性梳理,也有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日趋成熟的整体把握。由于哲学理论本身特有的属性,这种探讨自然大多很难得出广泛认同的结论,但大家却在讨论中从不同的角度深化了对诸多问题的认识。这正是先生所要达到的目的。每次讨论,先生总是谦虚地说这种“不着边际”的讨论,给了他很多灵感。

我们那批读研的部分学生是跨学科报考,基础理论参差不齐,所以,有的学生对能否作好研究信心不足。作为导师组组长、学科带头人,先生便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帮助学生开“小灶”,鼓励大家准确定位,找到差距,针对差距,挤时间“恶补”。那几年,先生多次应邀到省内不少大学作报告,主题是“与青年学子谈读书”。先生指导我们这届同学研学的第一步,就是谈如何读书。读研第一年,先生充分结合自己的教学经验,给不同层次的学生开出不同的阅读书目。针对基础相对薄弱的同学,先生就列出具有综合性特点的读本,如《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中国哲学史》等;开给基础较好的同学书目则体现专业性特征,如《小逻辑》《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等。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基础薄弱的同学逐渐赶了上来,基础较好的同学也得到了极大提升。

先生常说,传授知识固然重要,学生的人格塑造更重要。先生反复告诫学生,要做好学问,首先要学会做人。2005年,先生曾出版过《学术论文写作通鉴》。书中不仅讲论文写法,还有专门两章讲学术研究的境界、风范。由此可见,先生是看重人品的。记得我的一篇论文《应从人的维度探究马克思的社会主体理论》,因为时间紧,写完后没有仔细检查就匆忙交给了先生,第二天我就被他叫去痛批了一顿。先生在文章中用红笔把错别字和不当的标点符号一一指出并作了纠正,还写上了这样两句话:“做学问绝不能马虎,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做学问也是做人,文字就是你的人格在纸上的体现。”这些话我至今都铭记于心。

2006年初,在《高校理论战线》上,我参与发表了一篇《恩格斯认同黑格尔“思维与存在的同质性观点”吗》商榷性的论文。写作之前,先生再三叮嘱:学术争论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在争论过程中首先要尊重对方,然后谈问题;很多观点只有通过反复争论才能明晰,才能逐渐被学界所认同;争论中一定要有理、有节,决不能把学术争论搞成人身攻击或争雄斗胜。这些话我仍记忆犹新。

先生不仅注重学生的人格塑造,还加强对学生的思想引导。面对高额的学费和现实物质利益的诱惑,有的研究生从一年级开始就忙着在外面找兼职,学习反倒被放在了后位。先生知道我最有可能外出兼职以贴补家用,便几次找我谈心。先生说,做学问是十分辛苦的,这不仅需要灵活的头脑,更需要毅力;从事社科类的理论研究,尤其是哲学研究,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没有“前途”和“钱途”的专业,整天去钻故纸堆,要想出点成绩也不容易。时代变了,诱惑太多,所以很多人都无法静下心来做学问。但如果你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就要踏踏实实走下去,排除一切干扰,只要全身心投入,总会做出成绩。导师的谆谆告诫,成了指导我学习的航标,使我在逆境中没有迷失方向。

学习上,先生是良师;生活上,先生是慈父。对这一点,在我们2005届的二十位同学中,我的感受最深。一则先生是我的导师,所以我自然往先生家跑得较勤;二是我和妻子当时是变卖了结婚时置的家当,带上年幼的孩子和仅有的一点积蓄,踏上艰难的读研之路的,所以生活境况可想而知。三年时间里,先生不仅主动资助我们,还经常把我们一家三口叫去做客,借机改善我们的生活。师母和奶奶的热情与好客,有时让我们无所适从。于是,如何拒绝吃饭便成了我们一家的业余话题,虽然我们绞尽脑汁,但成功“逃离”的机会并不多。

我们这一届,先生共指导四位硕士生,其中有三位来自农村,生活都比较清苦。有一次,一位同学生病,因为经济困难,准备中断治疗。先生得知后,及时解囊相助,直到这位同学痊愈。毕业前,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因经济困难,还欠学校一笔可观的学费。按规定如不交清,就不能按期毕业,也就无法找工作。先生急我们之所急,在手头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想方设法从亲友处筹措,帮我们解了燃眉之急。

我还记得有这样一件事。我为赶写一篇论文,连续熬夜一周,头痛得厉害。先生得知情况后,竟在课间用那双有力的大手亲自帮我按摩头部穴位,使我的疼痛感一下子得到了缓解。

在人生的关键阶段能够师从陶先生,我们真是太幸运了。师爱博大,师恩难忘。为了不辜负恩师的培养,我时刻提醒自己,可以不聪明,但不可以不勤奋,任何时候都不能懈怠。尽管生活清苦,但我和妻子坚持没有做兼职,把时间和精力全部用在了学习上。教室、资料室、图书馆里留下了我们三年的大部分时间。为了撰写论文,我们经常加班加点到深夜。我的文章陆续在一些刊物发表,其中有一篇还是国家重点期刊。由于表现突出,我还有幸参加汤文曙教授的省级重点社科项目课题组。读研期间,我获得了安徽师范大学研究生最高荣誉奖——朱敬文特别奖学金,填补了该奖学金设置十年来政法学院的空白。我的毕业论文无论是随机请外省专家评审,还是论文答辩时学校专家的评审,均获“优秀”。这一来之不易的成绩倾注着先生的大量心血,从选题立意,到谋篇布局,从材料的收集整理,到文字的润色加工,先生不知花去多少时间啊!

陶先生对学生关爱备至,对母亲也十分孝顺。先生曾说,一个对父母都不爱的人,又怎么可能去爱他人、爱社会。陶先生出生在江苏海安一个贫寒家庭,父亲早逝,小时候与母亲相依为命。后来先生把母亲从农村老家接来城里生活。先生说,一切以老人的高兴为原则。我们每次迈入先生的家门,那种自然的和睦气息,犹如三月的春风扑面。先生每次受邀外出讲学,无论时间早晚,都不会忘记给年近九旬的老母亲打个电话,叙上几句。先生说,这样老人家才能睡得踏实。至今还清晰记得没有预约的几次造访,我都遇见先生在陪伴老母亲聊天,老人家表情愉悦,气氛是那样的轻松融洽。尽管奶奶的听力不是很好,我们之间的交流也不是很多,但是从老人不多的言语中,能明显感受到她享有的幸福和快乐。我的案头有一本陶先生的著作《终级关怀论——人的哲学之悟》。我想,先生对弟子的关怀、对老人的敬爱,不正是渗透了他的这种关怀理念吗?

从安师大读研毕业后,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我没有能从事喜爱的教师职业,现在的工作也与当初的理论研究有相当的距离,但研究生阶段所得到的境界提升、学业长进、能力锻炼和科学思维方式的养成,尤其是陶教授在为学、为人上对我的言传身教,都为我胜任现在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我深深懂得,对老师辛勤付出最好的感恩方式就是像先生教导的那样做人做事。一年多来,无论是单位的领导还是同事,都对我的工作表现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当然,我也清醒地认识到,我所做的一切,与先生所期望的还很远很远……■

时间:2009-12-21 添加者:徐成进 审核者: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