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最后的渡口

今天的天空抄袭昨天,阴霾,没有一丝改变。
  他突然放了一首 《流年》,我的手一抖,办公室里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伸出手,掌纹零乱地排在那里,像个桀骜的孩子。有什么办法呢?它麻木了太久,这一瞬间的回眸突然刺痛了它,那手心里的青春啊。在川流不息的岁月的洪流里,我还能找到它吗?还记得来时我一路叫嚣着,奔腾着,明媚如夏日里的阳光,我对它说了很多我的抱负和理想。今天我背负着沉重,踏着荆棘来到这里时,却发现我把它弄丢了。我每日徜徉于时光的小河边,想再等到一次那样的不期而遇。我换了发型,换了装束,换了表情,它还能从这个陌生的影像中读懂那颗执着的心吗?怕是真的找不到了。所以我把心裹起来,再不让人看见,所以我快乐了。
  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放 《流年》。就在我要把它遗忘的时候,它托他为我送来了 《流年》。我又被重新拉到那条河边,我又重新想起了那时的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只是现在这里荒草丛生。那颗心还在,结了痂,很丑陋的样子。旁边还有一块更丑陋的牌子,上头歪歪地刻着我拼命地找它,你却把它丢了。我无言,视线慢慢模糊了,最后竟然拼凑出它的样子,我一惊,泪水滑出眼眶,它碎了。此刻我很快乐,是真的快乐。我知道它来过,它找过我。我轻轻地托起我的心,轻轻地把它放进河里,我知道流年会带它远行,它会痊愈。
  我终于明白,原来这条河上的渡口有很多个,只是我选了最后一个,它的名字叫———流年。

(05广告 )

 

时间:2012-12-18 添加者:徐成进 审核者:徐成进 点击:5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