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祭奠我死去的足球

  和足球结缘有七个年头了。

  门前的小树呼啦啦地疯长了七个圈圈的皱纹。麦子收了又播,播了又收,我家的囤里盛满了希望。我就像我家的树我家的囤越来越高越来越壮。

  七年,半旬的时间,没有什么爱好可以让我支持这么久。

  惟有足球,我的足球。高考后,那些一起在操场上纵横驰骋的兄弟像受惊了的鸽子四处逃散。我也一样,栖息在异乡的枝头不住的回头张望,噙满了泪水。在这个没有梦想,失去激情的地方,我发现我曾经为之疯狂的足球正一步步的离我而去。我用懒散的心情把它击出,然后看着它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从我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初一时我从寄人檐下的一所小城转学到离我家不远的小城,开始了寄宿生活,也开始认识了足球。班里的男生个个玩足球,身单势薄、技术粗糙的我只能沦落做替补,鲜有上场的机会。那个时候同桌是个喜欢足球的女生,胖胖的,流着短发,穿着和我们一样的拉齐奥队服。她让我叫她姐姐,我说你多大啊?小丫头片子,做我妹妹还差不多。她说,管不了那么多,你以后就是我七弟弟了。她每次叫我弟弟,我就翻白眼,说你做姐姐总要拿出样子来啊,她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一会儿就搞来许多零食,往我桌子上一砸说,叫姐姐。真拿她没办法,不过好象三年我都没叫过她一次,现在有点后悔,那么可爱的一个女生叫一下我也不会吃亏的。每次正式比赛的时候,我都是拉拉队员。可以说我在别人后面拉拉了三年,但我对足球的热爱仍然没有消减,那个圆圆的东西让我领落了什么叫魅力。

  有一句话说上帝在为你关闭一扇窗的同时,也为你开启了另外一扇窗。模仿这句话,上帝在赐予你一个美好东西的同时,也会让你付出代价。我没能考上高中,爸爸四处走动,我不忍心看他低三下四的样子。咬咬牙说,我去四中。我们那不是北京,四中在我家是最烂的学校,汇集了各地的小混混,每年升学率几乎为零。我带了成绩单去找校长,校长眯着眼睛对我笑,手舞足蹈说我安排你进最好的班级。进去以后明白所谓的最好的班级全是重点中学的落榜生。天涯沦落的我们失去了傲气,很快相识。我和班里喜欢足球的同学称兄道弟,组建了班队。我不再拉拉,像被佛光开了窍一样技术突飞猛进。我依然喜欢穿着那身兰色的拉齐奥队服飞奔。我的足球,在那个时候燃烧,风雨里,我追随着它。为了看一场足球比赛,我可以翻墙逃课,可以厚着脸皮蹭在别人家任他怎么翻白眼也不走。

  就在我打这些字的时候,同学发信息来说世俱杯利物浦输了,说围着别人球门打几十次角球都不进。我不为之动,匆匆打了一句惋惜的话继续写我的文章。

  前些天班里举行为贫困孩子募捐活动。舍友胖子说,你那双足球鞋在外面风吹雨打半年了,也不见你收,用不着捐了算了,省的影响舍容。我迟疑了一下,看它黑色的鞋面开始发白,它已寂寞很久。我点点头同意了,拿去吧,或许还会有人穿着它继续追逐足球梦。我看着胖子拎着它放进一个大口袋,说不出的伤感,从此我与我的足球诀别,与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诀别。

  我不知道该如何纪念和足球一起的日子,希望昏昏沉沉的睡去,梦里我会抚摸着那伤痕累累的球门发呆,操场上荒草丛生,它挑衅着我再一次的飞奔。梦里,我的足球在燃烧。

  谨以此文祭奠我死去的足球,纪念我永远不可回头的少年生活! 04法学 冰)

时间:2012-12-18 添加者:徐成进 审核者:徐成进 点击:5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