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经典的距离

传媒搭台、学者唱戏的央视品牌栏目“百家讲坛”从开播至今一直干着双赢的买卖,栏目的收视率大幅飙升不说,连插播的广告也比旁的栏目多收了三五斗。开坛讲学的学者来一个火一个,走上讲台,那是万众瞩目;下了讲台,作品整理整理贴个标签就卖大价钱。

  这不,因为在百家讲坛讲 《论语》而一夜窜红的北师大的女学者于丹,新作《于丹〈庄子>心得》首印就达到了100万册,签售现场异常火爆,她的大名也荣登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连曲阜孔庙的门票也水涨船高。可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了招来的风自然也大。网络时代毕竟不是老百姓街谈巷议发发牢骚就关门睡觉的时代,现在的大伙,不在街上就在网上,又是博客又是论坛的,噼哩啪啦敲击键盘忙得是不亦乐乎,谁火就批谁,谁红就炒谁。你于丹也躲不过此一劫。

  现如今,不能博来几个看客的博客不是好博客,不争论得天翻地覆的论坛不是好论坛。看客们纷纷质疑于丹的同时,又给经典蒙了层面纱。你于丹口若悬河谈 《论语》,我搬出国学大师南怀瑾给你补补课,你于丹滔滔不绝说孔子,我给你来个咬文嚼字出你的丑,总之是五花八门的手段都用上了,目的似乎很正义———捍卫经典。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于丹是个聪明人,影视传媒专业出身的她深知传媒是一把双刃剑,所以她一开始就对借助传媒的方式去解读《论语》这样的经典可能引起的非议做出了必要的防范,书名中的“心得”二字,谦逊中藏着自我保护的味道。央视给了我于丹一个平台去说说我于丹自己的《论语》,看官如若心存芥蒂,换个频道如此而已,何必不依不饶呢。

  至于联名要求于丹下课的十名博士和于丹新作签售会上打着“孔子很生气,庄子很着急”旗号搅局的年轻人,不过是给风口浪尖上的于丹添了把柴。何况,与其让《论语》、《庄子》这样的经典以敬畏之名被束之高阁,不如跟着于丹拂去历史的尘埃,哪怕是翻上它两页也好。于丹将传统的典籍用现代的语言表达出来,虽不可避免的注入了个人色彩,但受到了观众和读者的欢迎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就表明她走了一招好棋。欠缺的,我想反倒在于那些守在电视机前等待于丹的大众,万世师表的《论语》并不是艰深晦涩的大部头,但有几人真正的撇开于丹直面过这本小册子,又有几人会保留自己和于丹不一样的心得呢?《论语》的精义源自生活,圣贤的意义也就在于以他们千百年前的简约语言帮助后人在现实生活中获取心灵的快乐,减轻身心的包袱。所以,《论语》本该早日走下神坛。

  学以致用的道理我们都明白,可很多学院书阁里的学者却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的缄默和清高诠释着《论语》里的“人不知而不愠”。严谨治学得来的学识诲人不倦的教给后人,后人再教给后人的后人,却没有人考虑过我们传承的这些东西用处何在。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经典失却了它存在的价值后悄然远去。

  网络普及、传媒发达的今天,知识传播的门槛日益降低,速度也与日俱增,经典普及的理想并非遥不可及,所谓捍卫经典的最好方法不就是将经典推向大众,将经典融入生活吗?经典的内涵本身是稳定且令人敬畏的,于丹个人对《论语》的解读不过是在大众和大众敬畏的经典之间搭了一座桥,于丹只是当了一名合格的二传手。可既然是桥梁,媒体就不该在红了于丹的同时冷落了孔子,我们关心的是学者眼中的经典而不是媒体镜头下的学者。学者和媒体如果真是为了传承文化、推广经典而走到了一起,那么“解读于丹”、“于丹访谈”之类的节目,“于丹如何现代感如何古典气”的报道都只能成为二者合作中的败笔。如果媒体和学者真正尊重经典的话,不如取消“百家讲坛”栏目里的广告,然后在签售所谓《于丹〈论语>心得》的同时搭上本《论语》,同时提醒读者———《于丹〈论语>心得》只适宜在阅读《论语》后参照阅读,当然印刷质量上可不能忽悠咱老百姓,毕竟少赚些银子比多讨些骂更实在。

  煤炉子虽然慢,炖出来的排骨汤到底比微波炉里的好喝些。

既然有时间看电视,有时间排着长队走近于丹去买质量差劲的畅销书,不如关上电视走进经典亲自和圣人去碰撞———世界虽不能因孔子和于丹而改变,起码在你远离人群,掩卷遐思的片刻里,你的心很安静。(06文研 宝)

时间:2012-12-18 添加者:徐成进 审核者:徐成进 点击:4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