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只 身 在 江 南
  生在北方,长在北方,而且是位于雄鸡版图硕北的包头,在冬日忍受凛冽的寒风,在春日享受“沙尘渐欲迷人眼,黄土才能没马蹄”,怎么听怎么看,都是惨烈而悲壮的。
    于是便一直向往着那宁静的江南。总是幻想中的江南,像是古书上所写的:旧式老房,青瓦白墙,飞檐斗角,庭院幽深,雕花木窗,灯笼高挂,青石板路,街巷曲折,炊烟袅袅,木桥茕茕,石碾碌碌,水车翻转,夜月悬空,萧管悠悠,莲落无声,流水潺潺,细雨蒙蒙……仿佛一个遥远而宁静的梦,又似一曲悠长而古老的歌:宁静又清凉的慢节奏,能够听到哦花朵缓缓绽放的声音,泉行到山穷处,云卷云舒,幽静的小巷雨落如珠,碧绿的茶叶在水中漂浮,慢慢沉淀。
那是我梦中的江南啊,是无数次在梦中萦绕,在画中凝望的幻境。她悠长而绵远,像一杯淡淡的青茗,一场濛濛的细雨。
    后来,终于有机会去了江南。却不是我想象的样子,江南也有车水马龙,也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当寂静的护城河,临河的老式瓦房频频被摄入晃动的相机,一张张曝光过度的相片里,河水绿的诡异,房屋旧的岌岌可危。在游人的喧嚣和咔哒咔哒的快门声中,一切意境和朦胧都被浮躁化为乌有。到了周庄,那个三毛笔下的写意小镇,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现代化的酒店,黄色扬沙的土路,熙熙攘攘,操着各地口音的游人,和青石板下的商店。 于是无心再逛下去,匆匆返回了住处,却仍觉得心有不甘。
    夜深人静,白日的浮躁似乎随着温度的散去而消失,我辗转不能入睡。明日便是回程之时,难度我心心念念的江南之旅,竟要以这样的方式收场吗?
镜中月,水中花,画之城,诗之镇,这些被遥望的美好,是因为没有人接近,没有现实的对比,才得以长久吗?
  坐在飞机上,看着越来越小的江南,想着越来越近的故乡,心中竟多了一分期盼和安定,少了一分欲望和不甘。
  我看着飞机窗户中自己的脸,典型的北方人,皮肤发黄,毛孔粗大,不光滑,不细腻,这便是北方给我的烙印。
  于是我突然笑了。一直想的,其实不是需要的,一直盼望的,其实不是适合的。我梦中的江南,只是自己臆想的美丽幻影凝结成的海市蜃楼。有哪个梦境,能与现实完全相符?不满于所见的江南,其实是不满于自己所在的北城,我想追逐的,其实是一种安宁平和,却又能嗅到幸福的生活。
  当我们小的时候,总是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我们小小的身体里,有大大的好奇,总觉得现在的生活无趣的很多,像是循规蹈矩的水车,一年一年,一圈一圈地旋转着。而外面那个世界,则像是一只五彩斑斓的万花筒,千镜千面,于是我们急着冲出去,逃开现在所谓的束缚,去看看那个瑰丽的外面。
  我们就在向外跑的路上,再无心多留意一下身边的人,身边的景,那些平凡中的小小幸福,那些过去单纯美好的时光。
  总有一天当我们终于离开了家,到了外面的世界,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也很无奈,于是我们想起从前清闲而又美好的时光,可是由于我们的忙碌,它们只在记忆中模糊地设下投影,模糊了过去,氤氲了现在。
 回忆,总是黑。那么为什么,不在现在多制造一些回忆呢?等到以后想起来,故乡的美,故乡的深都仿佛昨天那么清晰,一层一层地荡漾起来,慢慢地,全是幸福。
  于是我那颗充满好奇和欲望的心慢慢沉淀了下来。我开始骑着单车,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无目的,无规律。
  其实这个城市很美。不同于梦中的江南,它的美是质朴的,清新的,富有生活气息的。更重要的是,触手可及。
  当清晨的第一缕晨曦穿过树林的阴翳,植物园中便传出了老人们中气十足的吼声,城市在半残的月中慢慢苏醒,当最后的月影被晨曦穿透,清新的空气也席卷了城市的每个角落。
  接着便是照例忙碌的生活,不过天一直很蓝,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忙里偷闲,享受一下日光的沐浴,和清风拥抱,和蓝天对视,你会发现被很多人忽视的一份明媚。下午的阳光和风都是缠绵的,像是生病时妈妈抚过脸颊的手,阳光下不热不冷,空气中有微微的甜味,仿佛人也在风中和阳光下被发酵了起来。
  这些细碎的阳光,风,空气,便构成了我幸福的全部。
  突然像是听到了歌,节奏简单又快乐。就像是在音乐喷泉边行走,踢沓踢沓走出钢琴的节奏。里面有少年青春的笑脸,孩童稚嫩的眼神,老人满足的长叹,青年情侣手挽手的倩影……平日收集的美好,像是被打翻一样,倾泻而出。被阳光烘烤,带上暖洋洋的颜色和芳香。
  临近傍晚,黄昏的天像是苍穹的柔情,这时空中突然飘起了雨,这真是个美丽的意外,淅沥的雨敲打在窗框,屋檐,路边,远处的灯光在烟雨中朦胧,染上了黄色的晕,天慢慢地黑下来,我躲在伞的背后,看着万家灯火在雨中慢慢亮起。我笑了,心中充满了宁静和幸福,我想,不需要去追逐那片青砖白墙,我已只身在江南。(2015级卓越语文教师实验班张嘉鑫)
时间:2016-12-04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