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守望 ——读《我与地坛》有感
    我想我是幸运的,只是很多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上天是何其的眷顾我。其实高中的时候就听说过史铁生,也知道 《我与地坛》,可是从未预料到我与他们的相遇会是在这样一个夜晚。
  模糊的记忆似乎仍然停留在语文老师对史铁生敬佩褒赞的影像上,可是现在的我已坐在了大学的自习室里,不知道当初的语文老师在做着什么,或许她依旧面对一堆不听话的孩子,或许她在细心的批改着作业,但是纵使有千般可能,她也应该不会想到有一个学生在看史铁生的时候想起了她吧。
  突然有一刻庆幸自己被命运安排到了中文系,不然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读这么多的书,接触到这么多震撼我心灵的人物。以前的我也会在很多时候静静地发呆,漫无边际地空想着自己的过去和未来,那时的自己对未来报以极大的期待,可是却被老师理解为走神,并自以为是地找我谈话教育我。但我从来不会辩驳,因为我知道在他们这个年纪已经永远无法体会到我的心境了,他们已被生活的魔爪侵蚀的面目全非,再也无法感受思绪纷飞的美妙。我不知道史铁生是否感受到了这种美妙,但至少我们的心境迥然不同,我的发呆是一个正值大好青春的女孩对未来的憧憬,而他的静坐则是一个残废了双腿的青年对人生痛苦的思考。
  我实在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副孤独的画面,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日复一日地面对着满园清寂,循着春夏秋冬的轮回窥看自己的心魂。
  这样的青年应该会让许多人心疼吧,可是又有谁心疼过他的母亲呢?正如史铁生自己所说:“我被命运击昏了头,一心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个,不知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是啊,他的母亲活得是如此的辛苦,她不敢打扰儿子,却又时刻担心着儿子,痛苦与惊恐纠缠着她直至死去。我心疼着这位母亲的守望,但我知道我连心疼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我连自己的母亲都经常的忽视。大概是因为父母对子女的爱太过无私,以至于我们习惯成了自然,毫不愧疚的索取,却不知回报。我在史铁生的字里行间读出了他对母亲深深的内疚,可这种内疚却在母亲的逝世后。也许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吧,失去某个人的时候才会想到她的好,印象中的她才会愈加深刻。但那又能怎样,一切都已太迟。可是我想天上的母亲一定会为她的儿子骄傲吧,她的儿子超越了伤残者的怨天尤人与自我哀怜,用自己的笔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与意义。而我也是被他的笔触及灵魂的其中一个,因为我知道如果我遭遇了和他一样的苦难,我一定会去寻死,可能你会不屑我对死亡的态度,但是我了解自己,四肢健全的我尚且活得如此辛苦,又怎么能容忍以一个残缺者的姿态活在世上,所以我敬佩史铁生,他能够静静思考死亡,得到“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我想,一个人看透了生死,那么他便无所畏惧了。
  十五年坚守在园里,史铁生以同样的姿态面对着时光的流逝,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有过恓惶落寞,有过轻松快乐,也曾为一个女孩感到惋惜,也曾为一个男人独自散步而悬心。他就这样守望着这所园子,守望着自己的人生,而幸运的是,他所守望的终究没有辜负他。          2014级汉语言文学非师范 孙雨露
时间:2016-10-10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