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初秋
    以前最喜欢的是夏天,只想得夏天是多么的好,如今到了秋天也不自觉地喜欢起秋天来了。这江南细雨朦胧的初秋,简直是秋天的尊严。
  不是传说中北方的黄沙漫天,也不是家乡合肥的烟尘四起,在合肥骑车戴着口罩也经常会被飞沙灰尘迷得睁不开眼。这么比过来,芜湖的秋天还算是喜人的,也可能是见识浅陋不曾见过旁的地方更好的秋色吧。
  去年是见识过芜湖的银杏叶,真是好看。不记得是去年中秋还是国庆返校,傍晚,但不是暮色深沉的黄昏,因为眼睛看得颜色分明。大马路边的大银杏树,满树满树的金黄,不是那种金灿灿的欲望而是暖洋洋的温暖,没有一片一片地看,但是就是相信一定每一片叶子的黄都染得均匀又精致。
  想停下来不想说话,也不许别人说话。生怕打扰了这初秋的安宁。只要静静地看着,想着,甚至是发着呆也是好的。秋天的树总有一些幽玄味道,浅浅淡淡的要细细地琢磨。
  大概是深秋,自己学校载的银杏也有落叶,哪天兴致来了,起个大早,去路边,你可以看到每一棵银杏树下都是黄色的小扇子,以树干为圆心铺成一个的差不多圆形,如果有雨无风的话应该会是这个样子。
  校园里树多,香樟玉兰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姿韵味,不过要说初秋校园里最撩人的还是要数桂花,无论是宿舍楼还是教学楼,甚至是去往食堂的路上,都栽有桂花树。自古香草花树总是少不得受人吟咏,“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李清照的这首词将桂花也是褒扬到了极致。
  大概是由于栽种的位置不同,有的朝阳有的背阴,所以花是次第开的。今天看去可能是这一树的金黄,明天不经意那一树又是烂漫。然而不管是哪树花当时,香味总是馥郁不减的。
  细雨微凉,木樨花香,思而不见,仍在痴痴地想。
  秋天凉爽,正是适合读书的季节。太冷太热都不适合读书。夏天囊萤,冬天映雪,明明很艰辛,但是也觉得有趣,要是没趣还读书,那只剩功利了,又何苦来哉。可能是刚入秋吧,小小的河流还没有水落石出的样子,敬文林的树木也毫无疏朗之态。日至正中还是会有些灼人,倒是早晚可以明显地体味到秋天的温度。初秋没有寒冬的肃杀,也不是盛夏的炎热,有的只是云淡天高,青山未老。
  晚上九点十分,从图书馆未关严的窗缝,偶尔吹进来丝丝缕缕的夹着香气微微凉意。室内很亮,所以觉得外面很黑,可能还在下着小雨。周围有低头看书的,做题目的,玩手机的,满满的人,我坐在其中,日光灯很明亮,我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字,觉得踏实,满足,又幸福。                      (2014级汉语言文学非师范 熊树星)
时间:2016-10-10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