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悠悠最是故乡情

     风清月白的时刻,流云的漂泊像一首古老的歌,回环的旋律,跌宕着故乡明媚的山水。雨未至,风萧然,千里之外明月凉。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习惯了乡愁的侵扰。宛如,三月的江南,无烟雨不欢,不朦胧不散。不觉,已是四月,花开依然,花谢无声。故乡的桃花,是否是盛放的模样?犹记曾几何时花开一季,其雅而不淡,芬而不俗。静静地独守一方,自开自落,自花自赏,演绎生命的起落。似乎,已是多年,未见故乡桃花颜。再次相见,会是什么模样,相必只是絮絮自言,落落自欢而已。故乡的河水,该是清澈泠然,叮叮咚咚,自成一曲,风韵天成。没有大江大河的汹涌澎湃,也非静湖微波所能比拟。江南小桥流水的温婉,是它独有的气质。然而,一个转身,临溪观花的日子,已化为远去的记忆。故乡的明月,该是不同于异乡的清辉疏朗,撒着影影绰绰的温柔。那柔和澄净的光线,纤尘不染,分外皎洁。那月华如水的夜景,像雨打芭蕉的一阙词,词风婉转,意蕴悠长,有着千百种味道。曾以为,故乡的槐树叶便是最深情的乡愁,殊不知,这个世上,有千万种乡愁在山川河流间飘荡。远离故乡的日子里,似乎时光的步伐也凌乱不堪。还记得,曾经何时,以花汁为墨,以青草为笔,一笔一划认真勾勒着自己想要的未来。画里面,有远方,有梦想。却不曾料到,不久之后的时光里,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异乡,后知后觉地开始了又一段风雨兼程的旅程。也曾设想过所谓的背井离乡,也曾向往着被梦想点亮的远方,也曾怀着青春的壮志豪情想独自去异乡闯荡,最后的最后,现实已一种我无力反抗的姿态让我看到了梦想的泡沫在云彩中消散,束手无策的我选择了妥协,也只有妥协。
  在无数次失落无助的时刻,我常常会驻足回望自己身后走过的路。透过岁月的风尘,穿过这一路的光影,我看到,路的尽头,是我心心念念的故乡,那个不论何时都在等待着我的回归的故乡。
  那个深深扎根于我生命中的故乡,是温暖,是勇气,是一直激励着我前行的力量。记忆中的故乡,有爷爷奶奶慈爱的面容,有父母亲切的微笑,有山水之间的宁静幽情,有日升月落的不老风景,有飘逸洒脱的天际流云,还有带着青草味道的风,和我童年一路走来落英缤纷的成长印记。
  都说故乡是人的根,都说远离故土的孩子像浮萍,再多的听说都不及自己的感同身受,再真切的文字也不及凌乱心绪的十分之一。
  回身且看,时光苍苍,山水无恙。
  未来还有多远,对故乡的牵念就有多长。

                                                                       2014级生物技术专业 刘姗

时间:2016-05-16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