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山峦

     梦里听见沉重如海潮的呼吸,带着寂静中摧枯拉朽的力量,大地碎裂四起尘烟,沧海干涸为桑田,这一切需要名为时间的巨兽不辍地撕咬、破坏,也需要它在皈依后虔诚而执着地修补与重铸。然而所有的事物都会留下痕迹,那细腻如肌肤的纹理,顺着不知名的指间悄然划过,在经历波折起伏后,必然地会走向一段又一段平静而有力的积蓄和酝酿,在这窒息的空档,等待着下一次不确定的轰然爆发。可是就这样轮回反复,它所拥有的持续的动能,最终可以支撑起令人瞠目结舌的传说,一如绵延万里的山峦,仿若旷古伫立的庞然巨兽,他们用自己独有的温柔活于世间。他们在生长,他们在消逝,他们生生不息,他们前赴后继。午后的蝉鸣隔着遥远的距离不温不火地传来,就像有些记忆泡在水中忽潜忽沉,水的折射让我们分辨不清它到底离我们有多远,灼人的阳光加剧了体力的消耗,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朦胧睡意。有些事我们已经不再想记起,它们或多或少地带来了伤痛和悲伤,于是回忆像潮汐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冲洗了那些不平坦的回路,只剩下那些一眼望去一览无余的快乐。只有你趁着暮色四合时,一点一点地敲去那些模糊不清地填充物,才会瞬间回味起那些苦辣酸涩,然后泪流满面。记得还是很小的时候,每次上学放学的路上,总会经过很长很长一段樟树林路。那些樟树,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葳蕤地衍生,在长到固定的高度之后自然地向两边伸开。然后时间就这样悄然流淌,我就这样在这条路上走了不知多少遍,每次抬头,就能从叶间的缝隙里看见细碎的微光打在我的眼瞳里。可能我在这条路上淋过一场措不及防的大雨,又或者在这条路上看见过秋叶飘落一地零散,但是我真真切切记得的,只有阳光明媚,匀称地打在每一片嫩绿的叶面上,然后泛出鹅黄的光晕,我走在路上,闭着眼睛,仰头看见阳光执着地透过眼皮钻进我的眼睛,成千上万的血管映射出淡淡的红色,然后我感觉到温暖,感觉像在母亲的怀中一样温暖,安心的让我睡去。
  有些话,当时不说,就再也没法说出口;有些人,当时不见,就再也没法再看一眼。我不知道时间的力量是这样的强大,它如泥沙一样慢慢堆积,在你转身的某个时间里,成为你必须抬头仰望的庞然大物。我感谢,它曾给我温暖;我憎恨,它也给我遗憾。
  可是啊,走着走着我才发现,它是一座又一座山峦,我只能在上面慢慢摸索自己的道路,顺着它给的脉络,去遇见那心心念念却未曾见过的海洋,去真切地触摸那份潮涨潮落的感动,于是这样兜兜转转,丢丢捡捡,还没来得及对过去告别,就迫不及待地迎来新生。
  且行且歌,我心存感激也不忘遗憾;只愿走过的是山峦,回望的是平川。

                                                           2014级汉语言文学非师范  郭文轩

时间:2016-05-16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