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江南之春

     阳春三月,最是江南好时节。和风轻拂,掠过那冬季里枯黄的草地,又换一身新衣;斜阳普照,温暖了那寒冷中沉睡的种子,更填一叶新芽;细雨淅沥,更浇灌了那干渴中孤独的花苞,绽放可人笑脸。
  江南的春天,不仅有“烟花三月下扬州”的绚丽夺目,还有“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恩泽深厚,更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甜蜜可人。如此,怎能不叫人沉醉而难忘呢?
  等到了正儿八经的春天了。河水十分温暖,刚好给众鱼儿们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大浴池。两岸的倒垂柳也早已长出了又细又长的枝条,稀稀疏疏之间,只见一阵微风拂过水面,掀起阵阵涟漪。就连柳条儿看了也不由自主地舞动起自己那柔软的枝桠,迎风飘扬。立于树下,顿觉此情此景甚是叫人心旷神怡,水面在阳光的投射下,波光粼粼,像成片成片的银河倾倒在水面上似的……在花丛中就又是另一番景象,“草长莺飞二月天”已不足以概括它的热闹了,却只道万紫千红笑把春来闹。这儿是花的海洋,到处都是流连细碟时时舞的繁华景象,杏花初露面便羞红了脸,红得似火,不经意间便点燃了万物对春的热情。白的梨花,粉的桃花,也放下那份矜持,大胆地披上了自己那华丽的衣裳,笑得露出花蕊来。此时最繁忙的莫过于蝴蝶和蜜蜂了,它们在嬉戏与忙碌着,用自己的劳动为花儿的下一代们带去最美好的春天。
  在这如画的江南春天里,田野间的热闹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簇,那一片,红得黄的,绿的白的,好像大自然遗留在人间的调色板似的,格外醒目。田埂上也陆陆续续地出现了农民伯伯们忙碌的身影,担一桶农家肥,或牵一头老黄牛,为播种而劳作着。男人们在田里辛勤地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女人们则在家里照看孩子,浆洗着一家老小的衣服,并且要在这个忙碌的春天里,日日烧好丈夫爱吃的菜肴,倚门待其从田间归来。此情此景早已印在我幼小的心上,而今却难以再见到这种景象,但回想起来,不觉竟会咀嚼出陶渊明世外桃源里“此中真情,不足为外人道矣”的意味。
  江南之春的美景,最是人间好风光。不仅美在这山,美在这水,还美在这一草,美在这一木。不仅美在这世上,更美在我心上……

                                          文学院  2013级汉语言文学 曹竹萍

时间:2016-05-16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