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最 初 的 我
      暮冬时烤雪, 迟夏写长信, 早春不过一棵树 ,途中点燃风景 , 是不是最初的自己 。 ──题记
  天空没有一朵云,只有寥落的残晖伴我走着一个人的旅程。忽然一阵刺耳的嘶鸣声,从耳际穿过,声音没有夹杂多余的情感,仅仅有的是颤抖的痛,我抬头望去,是一只离群的雁。它与雁群走散了,很难再回到南方,但一意孤行地向南飞着,羽翼每一声“扑哧”的扇动,心就痛一下,而每痛一下就更让它竭力地飞着,更加竭力的嘶鸣着,即使羽翼随着时光而凋谢,即使声音随着远行而沙哑,也不愿就此失去了南方。
  我站在那里,心中蓦然涌出一阵阵的痛,我想它就如同最初的我,在追赶梦想的过程中不断的受伤,却又不断的追梦,终究落得满身的疲惫。
  最初的我,内向,自卑,不爱说话,长相成绩一般,在人群中我永远被忽略,永远被取笑。那一段记忆,就像是一个笑话,小学至初中,九年就像是一个噩梦,浑浑噩噩的就这么过来了,我忘了很多事情,也忘了很多人,可是却也无法真正忘记。于是我不断努力,我不甘心就这样被别人忽视、被别人讥笑,这不是我想的!我要证明给别人看,我`要咽下所有的苦,我要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我要让所有人看见我、注意我、敬佩我!我不要你们鄙夷的目光和讽笑,我不要在人群之外看你们的鲜花和掌声,我不要在群居的地方只有成长的孤独。
  然而当你从内向变为外向,当你站在众人面前坚强,当你给予别人太多的嬉笑而不是认真,你会发现你还是最初的那个自己,你不相信眼泪,就像最初不相信任何人的真诚。是的,人总是会变的,但潜意识里最初的自己并没有改变,可能最初的我不完美,但那是本来的我。
  我时常想让自己回到过去,变回那时的我,九年虽然是一场经久不忘的噩梦,但也是我刹那繁华的青春沉睡的时光。别人年少轻狂绕青春,我想去拾起一点零星的不羁片段,有的只是人潮汹涌时的孤独和欢声笑语中的沉默。九年就留不下任何青春么?变回最初的我有什么意义?我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地想做回本来的自己。
  或许变回最初的我,在追梦的征途中能有着自己的方向,就像那只离群的雁追寻着南方;或许变回最初的我,能够有着满怀热情的心去努力和奋斗,在梦想倒塌的地方重新站起来;或许变回最初的我,我会拒绝平庸拒绝放弃,我不会在孤独落下的时候继续做着无谓的梦。
  对于我而言,前面九年是一场不忘的梦,高中则是三年一个漫长的大醉,这整整十二年的寒冷年华,荒芜了我的青春。如今有些人告别过去,告别过去的自己,而我在岁月长河中打捞最初的那些人那些事,你要知道漂浮在上面的都是颠沛的过往。我已经不习惯匆匆的生活踩过理想,不习惯冷冷的机器抹去曾经,现在的我对这艰难世路已然麻木。也许现在的我胜过最初的我千万倍,可陪我入睡的已不是装满月亮梦的枕头;也许最初的我有着十二年的冰冷和不堪,可十二年的执着却不会被掩藏。
  可能会有人问:你想变回最初的自己,是为了对某个人说出未说的话么?我想或许是吧。即使是九年的梦或三年里的大醉,总应该有些人过目难忘,青春里的懵懂暗恋总应该值得纪念。我不敢确定,最初的我是否在青春口袋里装过思念,我不知道那是否叫做爱情,遗落在青春脸庞上的沧桑,或许只是偶然。他们都在最年轻的时候哼着最暧昧的曲调,我却在最热烈的年华老了最赤的心,而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似乎还在最初的梧桐下最快乐地笑着,只是青春里的疼痛早已渐行渐远。现在的我一如生命前二十年里的软弱,不敢把心寄放在谁手中,我只是希望安静地站在后面,像最初的我一样,捧着自己的心,看着你快乐。
  最初的我似乎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最初的人生似乎也是充斥着矛盾的,自我矛盾地活了二十年,我现在想回到最初的起点,想变回最初的我,我现在要一个人的孤独却不愿这群居的孤独,我宁愿被嘲笑忽视却不愿这勾心斗角,也许我再也遇不上青春里的她,也许十二年的寒冷会延长,也许我的梦不会实现,可我想我只是要一种最简单的生活和最简单的幸福。
                                      (14级汉语言文学非师范     束强)
时间:2015-12-16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