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那一瞬,永驻心间

   那一瞬,你的泪水从紧闭着的双眼中流出。

     那一瞬之后,你永远地离开了我。

     那一瞬间,我大叫着你,你却终于不再理睬。

     我时常望着蓝天中飘着的云朵,知道你一定在天空中的某个角落望着我。我想你的时候,我知道你也在想我。

     那一年,我读高三。那一天,姐姐肿着眼睛把正在教室备战的我匆匆叫回家中。一路上,我的心就像石头落进了水里深深地往下沉。到家后我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你。

     你的皱纹已经那样深,仿佛是用刀刻在额头上的;你的头发已经斑白,你的双手青筋爆出,你的嘴巴已经说不出话来,却还在哼着什么。你从三十八岁丧夫,一个人拉扯着六个孩子长大成人,我知道你一生的辛酸;你的孩子们各自成家,却又开始相互争斗,我知道这时最受伤的是你。

     我从五岁起便跟着你一起睡,是你一手把我带大的;我作为父亲的那第三个女儿,也曾多么希望自己是个男孩圆了你的孙子梦。你是多么的爱我,你临走的前一天还跟父亲讲为我留了好吃的等我放假回去吃;你是多么的爱我,每次我求学回家大喊一声奶奶,你都会不顾自己的身体,急急忙忙从床上坐起。你是多么的爱我,我虽从来没有说出过那一句我爱你,但我却曾当着你的面,大声唱着:世上只有奶奶好……”

     那一瞬,你留下了浑浊的泪水。我知道那是你对人世的不舍,是你对自己艰辛一生的发泄,是你对我们最后的告别。但绝不是悔恨的泪水,因为,你一生为人坦荡,问心无愧。

     你走后的那一年,我们过得不好。但是每次去看你,我们都会跪在你的坟前,说着家中一切都好,勿念。父亲经常喝醉酒,那一年,他依旧无法释怀。那时候,我意识到,我的父亲没有母亲了。

今年春节,我与父亲带着刚煮熟的饺子看你,风把纸钱卷入上空,父亲说是你来了。我不清楚你是不是来过了,但是我却知道你一直都在。

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风儿也把很多记忆带走了,我曾在梦中追着风儿要它把你还给我,你却终究不再。我时常想起那一瞬,然后泪流满面。

     那一瞬,永驻心间。(李盼坤)

 

时间:2015-10-30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