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杨 绛 的 淡 然 与 娴 静
 
杨绛先生有一颗娴静博爱的心,是一位有大智慧的女子。
  杨绛作品没有庐隐的哀婉,少了张爱玲的晦涩,淡去了丁玲的政治色彩,反而有一种冲淡的语言美。这种冲淡的感情见于她的作品之中,使她的作品的氛围更加安逸宁静,也反映出了她淡然的生活态度和温良的性情。
  杨绛的作品没有令人肝肠寸断的大喜大悲,她采取的是一种冲淡的手法对文中的情节冲突进行处理。如《我们仨失散了》 中写到钱瑗与钱钟书的相继去世,便用了传统的写意手法,文中并未用到太过激烈的悲痛字眼,也未具体描写杨绛的种种疯狂行为,字里行间却溢满了哀伤与怀念。
  《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 中开始便写到:“三里河所,曾是我的家,因为有我们仨。我们仨失散了,家就没有了。”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捶胸顿足的宣泄,但读者细细品读,只是一句“家就没有了”便让人觉得怅然若失、空无所依。
  在小说情节的设计上,没有宏大的场面、繁杂的结构,也不是惊险刺激、动人心魄的故事,但她却用自己独特的淡然舒缓、从容洗练的笔触勾画出了一个个真实平凡的小人物的故事。如她的戏剧 《弄假成真》 中最后主人公周大璋和张燕华最终造就了一段阴差阳错的婚姻。但作者并未令他们的矛盾冲突激烈化,而是安排让他们在相互的调侃中接受了现实。这样的处理淡化了作品的悲剧效果,同时也使戏剧显得更加的真实。平凡人的生活,总是显得没有太多的戏剧性,平凡的人在现实中,总是会向生活不断的低头。小人物之所以会有那么多无奈,就是经常采取妥协或趋避的方式对待生活中的矛盾冲突。具有悲剧色彩的英雄们是抗拒委曲求全,激化矛盾的产物。
  在杨绛的作品中很难读到“仇恨”,这或许与她博爱娴静的性格有关。杨绛从小生活在一个家境相对
殷实的大家庭之中,婚后又随钱钟书一起出国留学,家庭生活幸福美满,使她的性格更为温润。这样一个心中没有污秽,不受世俗污垢沾染的女子写出的的文字,自然也不会是尖酸刻薄,充斥着仇恨杀戮的抱怨之词,尽管作者及其家人在文革中经受了很多磨难。
  在 《丙午丁末年记事》 中,作者并未对受过的伤痛大肆渲染,同样也是采取了冲淡的笔法来化解那些伤痛。文革中杨绛被剃了“阴阳头”,对于当时的一个女子来说,这该是怎样的一种屈辱啊!但她却能为自己做一顶假发。对下方干校做工的描写中,《学圃记闲》 一篇里还记载了她与钱钟书在菜地相会时的甜蜜与幸福。这样懂得苦中作乐、享受生活的女子,该是有多么的淡然超脱与美好啊!
  杨绛的作品中也不乏幽默。《我们仨》 中说她、钱钟书与钱瑗有段时间经常去饭店吃饭,人家吃饭就是吃饭,他们吃饭还顺带着看“戏”。杨绛曾与家人一起去看笑声满座的 《弄假成真》,他的父亲还曾问她:“这全是你自己写的吗?”得到确切的答复后还夸她写得好。如张燕华的父亲得知女儿要结婚时说:“嫁妆吗?她那一身本领就是活嫁妆,一个月二三分钱的利呢。”这淡雅细腻而又平和的幽默令人回味无穷。钱钟书哮喘病发,她还戏称他为“呼啸山庄”,拿钱钟书的病来开玩笑,幽默中却也带着关心与担忧。
  喜欢读杨先生的文字,不只因她的娴静安然,也不仅因她的机智幽默,也是因为在品读她的文字时,感受到从字里行间中流露出来的一种对世间的爱与包容。爱丈夫,爱女儿,爱血亲,爱生活,原谅别人犯下的过错,淡化别人加诸于自己身上的伤痛,便使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心情更加愉悦。读杨绛的作品,需耐心地细细品读,不能急功近利、浮躁不定,慢慢品读,书中那隐藏在文字背后的情感便会如涓涓细流缓缓浸入心田。
  供稿:12中文 范园园
时间:2014-04-21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6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