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你错误了谁的守望——谈郑愁予《错误》

从巷口吹来的清风,送来的达达马蹄,那一声声蹄响敲开一个少女的心扉。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恰若柳絮纷飞的心绪,恰若落红满地的哀愁,那充满希望的双眸凝神着远去的身影,那不是她要等的人。

一首《错误》揭开三月的春帷,揭开少女浓浓的思念,揭开作者满腔的离人情怀,更揭开读者怦然心动的惘然。他是郑愁予,也是“浪子诗人”。他说:“我从小是在抗战中长大,所以我接触到中国的苦难,人民流浪不安的生活,我把这些写进诗里,有些人便叫我浪子。其实影响我童年的和青年时代的,更多的是传统的仁侠精神。”我没有和他相近的童年经历,也不知道仁侠精神的具体内涵,我只知道,当我翻开他的诗,时间就停止了,我闭目冥想,想那达达的马蹄悄悄偷走春闺里的少女惋惜的心。

以前读到过很多“闺怨诗”,比如温庭筠的《望江南》,“独倚望江楼,肠断白蘋洲”。再有欧阳修的《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而《错误》的视角却很独特,没有借用少女的心声,没有直抒胸臆的怅然,等待心上人的女子仿佛是街角的一景,和三月的春风融为一体,全诗借用“我”和过客的独特心境,“意外地”将这种思念之情展现得淋漓尽致。相比于传统的闺怨诗中女的子伤情自语,这种借用陌生的过客来写闺怨的视角更使人眼前一亮。虽不是直接抒情,但却给人一种“雾里看花而旁观者清”的感觉,就像在写一个故事,而“我”却又恰巧成了故事中的一景。

此外,我们不难发现,作者连用了很多富有诗意的意象。如“江南”,这是个温婉的名字,提到它,总能联想到细雨霏霏,吴侬软语;其次是“东风”“柳絮”,这两个意象就正好表明了时间,烟花三月,地点江南,柳絮这个意象自古以来就被多次引用,象征着离别愁绪,“柳”字与“留”字谐音,就总能提及感伤离别的情怀;紧接着是“青石的街道”,古朴而典雅,和《雨巷》中的意象不谋而合,充满诗意;再者就是“春帷”,春帷一词遮掩了多少少女的心思,我们不得而知,但在阳春三月,紧闭春帷,不让阳光穿过,仿佛是怕窥见自己的秘密,这充满了中国诗情的词带着读者走向“春帷”里的想象。

《错误》这首小诗一共九行,篇幅不大,而意蕴隽永。作者先把镜头投向广阔的江南,再慢慢回收入一座小城,收入街道,收入那小小的窗扉,最后收入女子封闭的心里。由远及近,再通过马蹄声的由远及近再远,最后收篇,意犹未尽。结构上前后由马蹄结尾呼应,更以“我”的行动开篇结尾,就是那惊鸿一瞥,却让短短的路程变得魂牵梦萦。诗人用最纯粹语言写出了最忠实的感觉,将现代派诗歌的象征、暗示等表现手法运用到极致,形成情意绵绵的诗风,扣人心弦,这便是打动广大读者而流传下去永不凋谢的原因。

诗题为“错误”,这带着现代感的题目同样呼应了含蓄的结尾。“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这“美丽”二字用得极为巧妙,错误本身是个贬义的词,作者在此却将它美化,意义深远。首先,“我”的到来,使女子推开窗扉,误以为自己首盼多日的心上人归来,这心情本应是喜悦的,激响了她内心深处的渴望,但这马蹄声并未为她而停留,而是远去。这前后的逆转,增添了戏剧的高潮性,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语言之优美之清净,宛若女子细腻的情怀,不肯轻易示人。而且诗的结局设计得十分巧妙,读罢令人心头一颤,恍然大悟而不禁扼腕叹息。原来诗中的“我”不是女子的心上人,而是一个过客。最令人叹服的是省略号的妙用,仿佛这个故事无限延伸,将错误带走,给人意犹未尽而无法言语的想象,这也是诗人自己的叹息,为女子苦等不得的哀叹。

在生命最美好的年华里,我们终将不要辜负这些等待,不要守望这样美丽的错误。(供稿:胡依灵)

时间:2013-12-17 添加者:叶荣国 审核者:叶荣国 点击:5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