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中国教育报】刊发我校教师教育理论文章

 

“我们的教育怎么了?”教育常常成为发问的对象。教育问题是客观存在的,因为它总是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奋力前行。教育要“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教育要改革,更要回归,改革是动力、是方法,回归是初心、是方向。失去了初心和方向的教育改革,必然违背教育基本规律,不可能取得预期的成效。解决纷繁复杂的教育问题,首先必须抓住根本,让教育回归生活。

教育与生活的分离是教育问题的根源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教育是一种培养人的社会活动。在人类社会早期,教育与生活是一体的,生活本身就是教育,教育就在生活之中。随着社会分工的演进,教育变成了一种专门化、学校化、社会化的活动,教育效率大大提高,但也带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教育与生活的分离。后来,又引发了学校与社会的分离、教育与教学的分离、教与学的分离等一系列教育问题。

    柏拉图的“洞穴之喻”启示我们,当人们逐渐适应脱离现实生活的教育方式,现实生活本身的价值和形态必将消解。让教育回归生活,不仅是对教育终极意义的思考与追求,更是对当下教育问题的回应与纠偏。杜威认为,所谓教育原则和教育方法,无非是在日常生活教育和学校教育之间寻找平衡点。教育既是目标,又是过程;既是任务,又是生活。然而在现实教育中,人们总是太在乎目标而忽视过程,总是太注重任务而忽视生活。教育的工具理性一再被放大,价值理性则逐渐淡化。教育回归生活世界,已经成为教育哲学的中心议题。陶行知先生倡导的“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的教育理念,对我们理解和改造新时代的教育,依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回归生活是教育的正道

    教育脱离生活,必将变成无源之水。马克思通常用感性活动、感性世界、感性实践等概念表达他对现实生活世界的关注。他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无论思想或者语言都不能独自组成特殊的王国,它们只是现实生活的表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直把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作为教育方针的重要内容。在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基于对教育与生活关系的深刻认识,把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