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徽师范大学新闻网
【大江晚报】整版报道我校教授的“高考1978”

 

【编者按】1978,这一年,有人参加高考,彻底改变命运;有人参加工作,开启人生新篇;有人结婚,收获生活的甜蜜;有人在这一年出生,与时代同行。致敬每一个劳动者,致敬每一种拼搏,你们的努力,成就了40年的辉煌,你们的奋斗,构成了40年的家国故事,激荡风云。

 

40年前的那场高考,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因为搭上高考的列车,一些人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俞晓红就是这些“幸运儿”中的一个。

1977年,15岁的俞晓红是安徽歙县二中的一名高二学生。当时很多高中生对于知识没有那么渴求,但俞晓红渴望读书。“当时我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可能受家庭氛围的影响,我很喜欢看书,尤其是读文学类的课外书,是我最大的乐趣。”俞晓红说。她的大学梦也在这一本本书中萌生。

当时的学制,高中只读两年。“毕业后做什么?”是很多像俞晓红这样1977年底就要毕业的高二学生都要面临的问题。俞晓红说,那个年代,一般是上山下乡、当兵入伍、顶替父母工作。但她只有一个心愿:上大学。“如果那年没有后来的恢复高考,我可能就要去插队,人生走上另一条路。”

1977年10月,国家决定恢复高考招生制度。根据县里决定,高二学生的学制延长半年,到1978年夏季再毕业。对于俞晓红这批高二的学生来说,就有了半年的备考时间。首先是文理分班,俞晓红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文科。“我数学很好,母亲和班主任都希望我学理科,但我坚决不同意,就说了个‘不’字。其实,当时的想法是学文科以后可以当作家,就是没好意思说出来。”俞晓红说,在恢复高考前,学校一直都是开门办学,除了语文、数学等主课还算正常,很多课程的时间都被学工、学农占用了,像历史、地理等,几乎就是从零学起。“因为有了上大学的希望,在课堂上听老师说‘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时的音译发音,听歌谣式的朝代记忆法,感觉声音都是那么悦耳动听。”

1978年7月,俞晓红迈入高考的考场。“数学一直是我的强项,后来备考就大意了,不怎么做数学题,而是去恶补地理、历史课程,结果最后数学成绩并不理想。”俞晓红说,除了数学,最让她感到遗憾的还是语文,应该是最能拿分的,结果成绩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

“看到现在高考考生、家长、老师以及社会全神贯注的状态,我就会暗暗吃惊自己那时候的懵懂,一丁点儿紧张的备考状态都没有。”俞晓红说,语文考试时间是两个小时,她做完后检查了两三遍,看看手表才40分钟,就颇感无聊地出了考场。如今回首总结,俞晓红觉得当时很多地方都不够成熟:文化教育体系不够完备,考生知识结构有严重的缺陷,老师对在校生的高考教育还没来得及进入正常的轨道,学生的备考状态也不像后来那样紧张有序,还没有来得及产生高考的压力。

俞晓红被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那年她才16岁。作为当年歙县文科考生中两个考上大学的应届生之一,她受到整个县城的关注和赞誉。

搭了一辆运货的便车,带上简单的生活用品,俞晓红只身来到离家数百公里之外的大学。当时,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1978级入学时一共230名学生,应届生只有39名。“同学们的年龄跨度很大,最小的只有15岁,最大的都已经33岁了。”俞晓红说,那时候,高中的老师和学生在大学同班是很平常的事,虽然年龄层次相差大,但大家相处很融洽。

入学第一学期,学生们在食堂吃包伙,后来发饭菜票。“那时候师范生是国家资助生活费,每月15元,两年后物价上涨,每月加到17.5元。”俞晓红说,女生饭量小,就拿富余的饭菜票换鸡蛋,或者和男生换现金,积攒三四个月买一件新衣服。

大家都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要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如饥似渴地获取知识。即使星期天,教室和阅览室都静静坐满了读书的同学。这样的学习氛围也深深感染着俞晓红,她嗜好读书的习惯也在大学四年里获得了自由舒张的空间。

一晃40年,如今,俞晓红已经是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目前,我国的高等教育已转变为大众教育,高考录取率逐年上升,只要努力,大多学生都可以达成上大学的心愿。”俞晓红说,相比40年前,今天的教育已经有更加完善的体系,学生也有更完备的知识结构,学生们更应该珍惜高考机会和大学时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人生之路。

季鲲

 

原文阅读地址:

《大江晚报》:

http://epaper.wuhunews.cn/djwb/pc/content/201812/28/c67371.html

时间:2018-12-29 添加者:张鑫 审核者:张鑫 点击:1172